> 古籍全录 > 集库 > 小说 > 太平广记 > 正文

太平广记-卷第四百四十七 狐一

作者:李昉

说狐 瑞应 周文王 汉广川王 陈羡 管辂 习凿齿 陈斐 孙岩 夏侯藻
胡道洽 北齐后主 宋大贤 长孙无忌 狐神 张简 僧服礼 上官翼 大安和尚

说 狐  

狐五十岁,能变化为妇人。百岁为美女,为神巫,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,能知千里外事,善盅魅,使人迷惑失智。千岁即与天通,为天狐。(出《玄中记》)

狐狸活五十岁就能变成妇人,一百岁就能变化成美女,变化成神巫,或者变化成成年男子与女人发生性行为,能知道千里之外的事,善于盅惑迷人,使人丧失理智。狐狸活到一千岁就能和天沟通,叫做“天狐”。  

瑞 应  

九尾狐者,神兽也。其状赤色,四足九尾。出青丘之国。音如婴儿。食者令人不逢妖邪之气,及盅毒之类。(出《瑞应编》)

九尾狐是神兽。它的身体是红色的,四条腿九只尾巴,出自青丘国。它叫起来声音象婴儿。吃了九尾狐的人,不能遇上妖邪之气和毒虫什么的。  

周文王  

周文王拘羑里,散宜生诣涂山得青狐以献纣,免西伯之难。(出《瑞应编》)

周文王被拘禁在羑里,散宜生到涂山去弄到一只青色狐狸,把它献给商纣王,就免除了周文王的灾难。  

汉广川王  

汉广川王好发冢。发栾书冢,其棺柩盟器,悉毁烂无余。唯有白狐一头,见人惊走。左右逐之不得,戟伤其足。是夕,王梦一丈夫须眉尽白,来谓王曰:“何故伤吾左足?”以杖叩王左足。王觉肿痛,因生疮,至死不差。

汉朝广川王喜欢挖掘坟墓。一次,挖开栾书的坟墓,里边的棺木器物全都烂光了,只有一只白狐狸,见了人吓跑了。左右的人去追没追上,用戟伤了它的一只脚。这天晚上,广川王梦见一位胡须和眉毛全白的男子来对他说:“为什么伤我的左脚?”那男子用手杖敲广川王的左脚。广川王醒之后,左脚肿痛,就生了疮,到死也没治好。 

陈 羡  

后汉建安中,沛国郡陈羡为西海都尉。其部曲士灵孝无故逃去,羡欲杀之。居无何,孝复逃走。羡久不见,囚其妇。其妇实对,羡曰:“是必魅将去,当求之。”因将步骑数十,领猎犬,周旋于城外求索。果见孝于空冢中,闻人犬声怪避。羡使人扶以归,其形颇象狐矣。略不复与人相应,但啼呼索阿紫,阿紫雌狐字也。后十余日,乃稍稍了寤。云:“狐始来时,于屋曲角鸡栖间作好妇形,自称阿紫,招我。如此非一,忽然便随去。即为妻,暮辄与共还其家。遇狗不觉。云,乐无比也。”道士云:“此山魅。狐者先古之淫妇也,名曰阿紫,化为狐。故其怪多自称阿紫也。”(出《搜神记》)

后汉建安年间,沛国郡人陈羡是西海都尉。他的部下有一个叫灵孝的,此人是个寡闻陋见的人,无缘无故就逃跑了。陈羡想要杀了他。过了不久,灵孝又跑了。陈羡很长时间见不到灵孝,就把灵孝的妻子囚禁起来。灵孝的妻子说了实话。陈羡说:“这一定是被鬼魅弄去了,应该出去找找。”于是他就率领几十名骑兵,领着猎狗,在城外周旋寻找。果然发现灵孝在一个空坟墓里。灵孝听到人和狗的声音,感到奇怪而躲避。陈羡让人把他扶回来,他那样子很象狐狸了。一点也不再和人相适应,只哭着喊着找阿紫。“阿紫”是一只雌性狐狸的名字。十几天之后,才渐渐清醒了些。他说:“狐狸刚来的时候,在屋拐角鸡窝旁边变化成一位美妇人的样子,自称阿紫,向我招手。如此不止一回两回。忽然有一天就跟她去了。就把她当妻子,天黑就和她一起回到她家。遇上狗狗也发觉不了。”他说与阿紫在一起其乐无比。道士说这是山怪。狐狸是先古的一位淫妇,名叫阿紫。变成了狐狸,所以这一类鬼怪大多自称阿紫。  

管 辂  

魏管辂常夜见一小物状如兽,手持火,向口吹之,将爇舍宇。辂命门生举刀奋击,断腰,视之狐也。自此里中无火灾。(出《小说》)

魏时管辂曾经在一天夜里发现一个样子象兽的小东西,手里拿着火,用口吹着,要点着房屋。管辂让门生举刀用力击打,砍断了它的腰,一看,是一只狐狸。从此这条街上没有火灾。  

习凿齿  

晋习凿齿为桓温主簿,从温出猎。时大雪,于临江(明抄本“临江”作“江陵”)城西,见草雪上气出。觉有物,射之,应弦死。往取之,乃老雄狐,脚上带绛缯香囊。(出《渚宫故事》)

晋朝时习凿齿是桓温的主簿。他跟着桓温出去打猎。当时正下着大雪。在临江城西,发现草雪上冒出气来,觉出其中有东西,就用箭射。那东西应弦而死。去取出来一看,是一只老公狐狸,脚上带着一个绛红色丝绸香囊。  陈

斐  

酒泉郡,每太守到官,无几辄死。后有渤海陈斐见授此郡,忧愁不乐。将行,卜吉凶。日者曰:“远诸侯,放伯裘。能解此,则无忧。”斐不解此语。卜者曰:“君去,自当解之。”斐既到官,侍医有张侯,直医有王侯,卒有史侯、董侯。斐心悟曰:“此谓诸侯。乃远之。即卧,思放伯裘之义,不知何谓。夜半后,有物来斐被上。便以被冒取之,物跳踉訇訇作声。外人闻,持火入,欲杀之。鬼乃言曰:“我实无恶意,但府君能赦我,当深报君耳。”斐曰:“汝为何物,而忽干犯太守?魅曰:“我本千岁狐也,今字伯裘有年矣。若府君有急难,若呼我字,当自解。”斐乃喜曰:“真‘放伯裘’之义也。”即便放之。忽然有光赤如电,从户出。明日,夜有击户者。斐曰:“谁。”曰:“伯裘也。”曰:“来何为?”曰:“白事。北界有贼也。”斐验之果然。每事先以语斐,无毫发之差,而咸曰圣府君。月余,主簿李音私通斐侍婢。既而惧为伯裘所白,遂于诸侯谋杀斐。伺旁无人,便使诸侯持杖入,欲格杀之。斐惶怖,即呼“伯裘来救我!”。即有物如曳一疋绛,剨然作声。音、侯伏地失魂,乃缚取考讯之,皆服。云:“斐未到官,音已惧失权,与诸侯谋杀斐。会诸侯见斥,事不成。”斐即杀音等。伯裘乃谢斐曰:“未及白音奸情,乃为府君所召。虽效微力,犹用惭煌。”后月余,与斐辞曰:“今后当上天,不得复与府君相往来也。”遂去不见。(出《搜神记》)

酒泉郡,每位太守到任,都不久就死。后来有一位渤海人陈斐被授为酒泉郡守。他忧愁不乐。要启程的时候,他去占卜吉凶。卜者说:“远诸侯,放伯裘,能解此,则无忧。”陈斐不理解这话。卜者说:“你去了,自然就理解了。”陈斐到任以后,侍医有一个叫张侯的,直医有一个叫王侯的,士卒中有一个叫史侯的,一个叫董侯的。陈斐心里明白了,这就是所说的“诸侯”。于是他就和这些人保持距离,不亲近他们。一天晚上,他躺在床上,心里想着“放伯裘”的意思,不知说的是什么。半夜以后,有一个东西来到陈斐被上,他便用被把它蒙上捉住了它。那东西一跳一跳地发出哄哄的响声,外面的人听到了,拿着灯火进来,要杀它。它就说话了:“我其实没有恶意,只要府君能饶我,我一定重重地报答。”陈斐说:“你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忽然来冒犯太守?”它说:“我本来是一只千岁的狐狸,现在名叫伯裘,已经好多年了。如果府君有急难,喊我的名字,就能化解。”陈斐就高兴地说:“可真是‘放伯裘’的意思!”于是就放了伯裘。忽然有一道红光象电一样,从窗口飞出去。第二天夜里,有敲门的,陈斐问:“谁?”外边有人说:“是伯裘。”陈斐问:“来干什么?”伯裘说:“说一件事。北边有贼!”陈斐去查验一下,果然有贼。每次有事,伯裘都先来告诉陈斐,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。人们都说陈斐是一位圣明的府君。一个多月以后,主簿李音和陈斐的婢女私通,而后他就怕伯裘告诉陈斐,于是他就和诸侯谋划要杀死陈斐。瞅准一个旁边无人的机会,他便让诸侯拿着棍棒进屋,想要打死陈斐。陈斐恐惧,就大喊:“伯裘快来救我!”立即有一个东西象扯起来的一疋红绸子,带着响声飞进来。李音、诸侯吓得趴在地上,丢了魂一样。陈斐就把他们绑起来审讯。他们都服罪,说,陈斐到官,李音就已经怕失去权力,与诸侯谋划杀陈斐,赶上诸侯被排斥,事没成。陈斐就把他们杀了。伯裘就向陈斐谢罪说:“我没来得及向府君报告李音的奸情,就被府君召来,尽管尽了一点力,还是很惭愧很不安。”一个多月以后,伯裘向陈斐告辞,说:“今后我应该上天了,不能再与府君来往了。”于是就逝去不见了。  

孙 岩  

后魏有挽歌者孙岩,取妻三年,妻不脱衣而卧。岩私怪之。伺其睡,阴解其衣,有尾长三尺,似狐尾。岩惧而出之。甫临去,将刀截岩发而走。邻人逐之,变为一狐,追之不得。其后京邑被截发者一百三十人。初变为妇人,衣服净妆,行于道路。人见而悦之,近者被截发。当时妇人着彩衣者,人指为狐魅。(出《洛阳伽蓝记》)

后魏时,有一个以唱挽歌为职业的人,名叫孙岩。他娶妻三年,妻子一直不脱衣服睡觉。孙岩心里很奇怪。有一回他见妻子睡了,他就偷偷地解开她的衣服,见她有一个三尺长的尾巴,象狐狸尾巴。孙岩害怕就休弃了她。刚要离开,妻子拿起剪刀剪掉他的头发就跑了。邻居去追她,她变成一只狐狸,追不上了。这以后京城里被剪去头发的有一百三十人。狐狸先变成一位妇人,打扮得花枝招展,走在路上。人见了都很喜欢她,走近她的就被剪去头发。那时候凡是穿彩衣的妇人,人们都指为狐妖。  

夏侯藻  

夏侯藻母病困,将诣淳于智卜。有一狐当门,向之嗥叫。藻愕惧,遂驰诣智。智曰:“祸甚急,君速归!在嗥处,拊心啼哭,令家人惊怪,大小毕出。一人不惧,啼哭勿休。然其祸仅可救也。”藻如之,母亦扶病而出。家人既集,堂屋五间,拉然而崩。(出《搜神记》)

夏侯藻的母亲病得很厉害,他将要到淳于智那去占卜。有一只狐狸面对他家门口嗥叫,他非常惊惧。于是他就跑到淳于智那儿去。淳于智说:“灾祸来得非常急,你赶快返回去,在狐狸嗥叫的地方,拍着胸口啼哭,让全家人感到吃惊、奇怪,大大小小都出来。有一个人不出来,你的哭声也不要停止。这样,你的祸便可以免除了。”夏侯藻照办了。他的母亲也带着病走出来,全家人都集中到外边来了。这时候,五间堂屋,轰然一声倒塌了。  

胡道洽  

胡道洽,自云广陵人,好音乐医术之事。体有臊气,恒以名香自防。唯忌猛犬。自审死日,戒弟子曰:“气绝便殡,勿令狗见我尸也。”死于山阳,敛毕,觉棺空。即开看,不见尸体。时人咸谓狐也。(出《异苑》)

胡道洽,自己说他是广陵人,喜欢音乐、医术一类事情。他身上有臊味,自己经常用名香防止。他只忌怕厉害的狗。他自己弄清了死的日子,嘱咐弟子们说:“我一咽气就出殡,不要让狗见到我的尸体。”他死在山阳。入殓之后,人们觉得棺木很轻,就打开看。棺中没有他的尸体了。当时人们都认为他是狐狸。  

北齐后主  

北齐后主武平中,朔州府门,无故有小儿脚迹,及拥土为城雉之状。察之乃狐媚。是岁,南安王(“南安王”原作“安南正”,按《北齐书》武平五年,朔州行台南安王思好反。安南正当是南安王讹倒),起兵于北朔。(出《谈薮》)

北齐后主武平年间,朔州府门外,无缘无故出现了小孩的脚印儿以及堆土作城墙的样子,经观察是狐狸作怪。这一年,南安王在北朔发起兵变。  

宋大贤  

隋南阳西郊有一亭,人不可止,止则有祸。邑人宋大贤以正道自处,尝宿亭楼,夜坐鼓琴。忽有鬼来登梯,与大贤语。聍目磋齿,形貌可恶。大贤鼓琴如故,鬼乃去,于市中取死人头来还,语大贤曰:“宁可少睡耶?”因以死人头投大贤前。大贤曰:“甚佳。吾暮卧无枕,正欲得此。”鬼复去,良久乃还。曰:“宁可共手搏耶?”大贤曰:“善。”语未竟,在前。大贤便逆捉其腰。鬼但急言死。大贤遂杀之。明日视之,乃是老狐也。自此亭舍更无妖怪。(出《法苑珠林》)

隋朝南阳西郊有一所亭楼,人不能在里边过夜。在里边过夜就会有祸事发生。本邑人宋大贤坚持正义之道,曾经宿在亭子里。夜里,他坐在那里弹琴,忽然有一个鬼从楼梯下面走上来,和宋大贤说话。那鬼咬牙瞪眼,样子很可怕。宋大贤弹琴如旧,并不害怕。鬼就离去,到外面去找了一个死人头回来,对宋大贤说:“难道你能睡着吗?”于是就把死人头扔到宋大贤眼前。宋大贤说:“很好。我夜里睡觉没有枕头,正想要弄个玩艺儿。”鬼又离去,好久才回来,说:“难道你敢和我搏斗吗?”宋大贤说:“好!”话没说完,鬼已来到他的面前。他便迎上去捉住鬼的腰。鬼只是焦急地说了个“死”字,宋大贤就把它杀死了。第二天一看,竟是一只老狐狸。从此这亭舍里再也没有妖怪了。  

长孙无忌  

唐太宗以美人赐赵国公长孙无忌,有殊宠。忽遇狐媚。其狐自称王八。身长八尺余,恒在美人所。美人见无忌,辄持长刀斫刺。太宗闻其事,诏诸术士。前后数四,不能却。后术者言:“相州崔参军能愈此疾。”始崔在州,恒谓其僚云:“诏书见召,不日当至。”数日敕至,崔便上道。王八悲泣,谓美人曰:“崔参军不久将至,为之奈何?”其发后止宿之处,辄具以白。及崔将达京师,狐便遁去。既至,敕诣无忌家。时太宗亦幸其第。崔设案几,坐书一符。太宗与无忌俱在其后。顷之,宅内井灶门厕十二辰等数十辈,或长或短,状貌奇怪,悉至庭下。崔呵曰:“诸君等为贵官家神,职任不小,何故令媚狐入宅?”神等前白云:“是天狐,力不能制,非受赂也。”崔令捉狐去。少顷复来,各著刀箭,云:“适已苦战被伤,终不可得。”言毕散去。崔又书飞一符。天地忽尔昏暝。帝及无忌惧而入室。俄闻虚空有兵马声。须臾,见五人,各长数丈,来诣崔所,行列致敬。崔乃下阶,小屈膝。寻呼帝及无忌出拜庭中。诸神立视而已。崔云:“相公家有媚狐,敢烦执事取之。”诸神敬诺,遂各散去。帝问何神,崔云:“五岳神也。”又闻兵马声,乃缠一狐坠砌下。无忌不胜愤恚,遂以长剑斫之。狐初不惊。崔云:“此已通神,击之无益,自取困耳。”乃判云:“肆行奸私,神道所殛,量决五下。”狐便乞命。崔取东引桃枝决之,血流满地。无忌不以为快,但恨杖少。崔云:“五下是人间五百,殊非小刑。为天曹役使此辈,杀之不可。”使敕自尔不得复至相公家,狐乃飞去。美人疾遂愈。(出《广异记》)

唐太宗把一个美人赐给赵国公长孙无忌。这美人受到非常的恩宠,但她忽然被狐狸迷住了。那狐狸自称叫王八,身长高八尺有余,经常呆在美人的住所里。美人见到长孙无忌,就拿着长刀砍他。唐太宗听说这事以后,诏来诸术士,前前后后好几次,也不能把狐狸赶走。后来术士们说,相州的崔参军能治好这病。当初崔参军在州里对同僚们说:“皇帝下诏书召见我,不几天诏书就能到。”几天后诏书果然送到。崔参军便起程回京。王八悲伤地哭泣,对美人说:“崔参军不久就要到了,怎么办啊?”崔参军出发后,他的止宿之处,王八总是详细地告诉美人。等到崔参军要到达京城的时候,狐狸便逃跑了。崔参军到达后,皇上让他到长孙无忌家里去。当时唐太宗也来到长孙无忌的家中。崔参军摆放了几案,坐下书了一道符。唐太宗和长孙无忌都坐在他的后面。不一会儿,宅子里井、灶、门、厕及十二辰宿等几十人,或高或矮,奇形怪状,全站在院子里。崔参军呵斥他们说:“你们作为这一家的家神,责任不小,为什么让一只妖狐进到家里来?”神们上前说道:“这是一只天狐,我们的能力制不住它,并没有受贿赂。”崔参军让他们去捉拿那妖狐。片刻他们又回来了,说,刚才已经苦战过,被狐狸打伤,始终不能捉到它。说完他们便散去。崔参军又写了一道符,这道符飞上天去,天地忽然间昏暗下来。唐太宗和长孙无忌吓得退到屋里去。不一会儿听到半空里有兵马的声音。立刻,出现五个人,各有几丈高,来到崔参军面前,站成一行行礼。崔参军就下到阶下,稍微屈一下腿,请皇帝和长孙无忌到院子里来与诸神见面,诸神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罢了。崔参军说:“赵国公家里有一只妖狐,烦请各位去把它捉来。”诸神答应一声,就各自散去了。皇帝问是什么神,崔参军说是五岳神。又听到兵马声,就有一只被绑的狐狸被扔到墙下。长孙无忌不胜愤怒,就用长剑去砍。那狐狸一开始并不害怕。崔参军说:“这狐狸已经通神,打它没好处,自讨麻烦罢了。”于是他宣判道:“你任意作奸淫之事,按神道是应该处死的,现在酌情裁决,打你五下。”狐狸便乞求饶命。崔参军便用东引桃枝打它五下。狐狸血流满地。长孙无忌不大高兴,只恨打得太少。崔参军说:“五下是人间的五百下,绝对不是小刑罚。因为天府要使用它,杀了是不行的。”他下令从此以后不准狐狸再到长孙无忌家来。狐狸便飞去。美人的病便好了。  

狐 神  

唐初已来,百姓多事狐神。房中祭祀以乞恩。食饮与人同之。事者非一主。当时有谚曰:“无狐魅,不成村。”(出《朝野佥载》)

唐朝初年以来,百姓大多都信奉狐神,在屋里祭祀狐狸以求狐狸施恩。狐狸吃的喝的和人一样。各家供奉的不是一样的牌位。当时有这样的谚语:“无狐魅!不成村。”  

张 简  

唐国子监助教张简,河南缑氏人也。曾为乡学讲《文选》。有野狐假简形,讲一纸书而去。须臾简至,弟子怪问之。简异曰:“前来者必野狐也。”讲罢归舍,见妹坐络丝,谓简曰:“适煮菜冷,兄来何迟?”简坐,久待不至,乃责其妹。妹曰:“元不见兄来,此必是野狐也。更见即杀之!”明日又来。见妹坐络丝,谓简曰:“鬼魅适向舍后。”简遂持棒。见真妹从厕上出来,遂击之。妹号叫曰:“是儿。”简不信,因击杀之。问络丝者,化为野狐而走。(出《朝野佥载》)

唐朝国子监助教张简,是河南缑氏县人。他曾经在乡学讲《文选》。有一只野狐狸变化成张简的样子,讲了一课书之后走了。不一会儿张简来了,弟子们奇怪,问他是怎么回事。张简惊异地说:“前面来的那个定是野狐。”讲完课回到家里,见妹妹坐在那里缠线。妹妹对张简说:“刚才做的莱都凉了,哥哥为什么回来晚了?”张简坐在那里等妹妹端上饭菜来,等了半天也没端上来。张简就责备妹妹。妹妹说:“我根本不知道哥哥回来了,这一定是野狐狸装的,哥哥再见了应该杀了她!”第二天,张简回来了,见妹妹坐在那里缠线。妹妹对张简说:“妖怪刚才到房后去了。”张简就拿了棒子,见他真妹妹从厕所里出来,张简举棒就打,妹妹号叫说:“是我!”张简不信,就把她打死了。回去问那个缠线的妹妹,缠线的妹妹变成一只狐狸跑了。  

僧服礼  

唐永徽中,太原有人自称弥勒佛。礼谒之者,见其形底于天,久之渐小,才五六尺,身如红莲花在叶中。谓人曰:“汝等知佛有三身乎?其大者为正身。”礼敬倾邑。僧服礼者,博于内学。叹曰:“正法之后,始入像法。像法之外,尚有末法。末法之法,至于无法。像法处乎其间者,尚数千年矣!释迦教尽,然后大劫始坏。劫坏之后,弥勒方去兜率,下阎浮提。今释迦之教未亏,不知弥勒何遽下降?”因是虔诚作礼,如对弥勒之状。忽见足下是老狐,幡花旄盖,悉是冢墓之间纸钱尔。礼抚掌曰:“弥勒如此耶?”具言如状,遂下走,追之不及。(出《广异记》)

唐朝永徽年间,太原有一个人自称是弥勒佛。礼拜他的人见他的身形高入云天,过一会儿就渐渐变小了,才五六尺高,身体就象红莲花在莲叶当中。他对人们说:“你们知道佛有三个身子吗?其中最大的是正身。”全城的人都祭祀他,尊敬他。和尚服礼精通佛学,他叹道:“释迦矣尼得佛法之后,才进入像法,像法之外,还有末法,末法的‘法’,到了‘无法’的程度。像法处于其间,差不多几千年了。释迦牟尼的教到头了,然后大劫才毁坏。大劫毁坏之后,弥勒佛才去兜率天,到阎浮提去。现在释迦牟尼的教并没有亏缺,不知弥勒佛为什么竟然下来了?”于是他就虔诚的行礼,就象对弥勒佛行礼那样。忽然看到脚下是一只老狐狸,旗幡花盖等等,全是坟墓之间的纸钱。服礼拍着手说:“弥勒佛就是这个小样吗?”他详细地说了这些眼见之物。狐狸就往下跑去,服礼追它没追上。  

上官翼  

唐麟德时,上官翼为绛州司马。有子年二十许,尝晓日独立门外。有女子,年可十三四,姿容绝代,行过门前。此子悦之,便尔戏调,即求欢狎。因问其所止,将欲过之。女云:“我门户虽难,郎州佐之子,两俱形迹,不愿人知。但能有心,得方便,自来相就。”此子邀之,期朝夕。女初固辞,此子将欲便留之,然渐见许。昏后徙倚俟之。如期果至。自是每夜常来。经数日,而旧使老婢于牖中窥之,乃知是魅。以告翼,百方禁断,终不能制。魅来转数,昼夜不去。儿每将食,魅必夺之杯碗,此魅已饱,儿不得食。翼常手自作啖,剖以贻儿。至手,魅已取去。翼颇有智数,因此密捣毒药。时秋晚,油麻新熟。翼令熬两叠,以一置毒药,先取好者作啖,遍与妻子,末乃与儿一啖,魅便接去。次以和药者作啖,与儿,魅亦将去。连与数啖,忽变作老狐,宛转而仆。擒获之,登令烧毁讫,合家欢庆。此日昏后,闻远处有数人哭声,斯须渐近,遂入堂后,并皆称冤,号擗甚哀。中有一叟,哭声每云:“若痛老狐,何乃为喉咙枉杀腔幢?”数十日间,朝夕来家,往往见有衣衰绖者,翼深忧之。后来渐稀,经久方绝,亦无害也。(出《广异记》)

唐朝麟德年间,上官翼是绛州司马。他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儿子。他这个儿子曾经有一天独自站在门外,有一个十三四岁,姿色绝美的女子打门前路过。他儿子很喜欢这女子,就和她调戏,寻欢作乐。他儿子问女子家住哪里,想要到她家去一趟。女子说:“我家虽然很艰难,你是州官的儿子,两方面的形迹,我都不想让人知道。只要你能有真心,有机会我就来找你。”上官翼的儿子邀请她来,从早到晚地盼望。女子一开始的时候坚决地推辞。上官翼的儿子想要把她留住。后来渐渐地她就答应了。黄昏后,他在徘徊留连地等她,到时候她果然来了。从此后,她常常在夜间前来。几天后,被一位老婢女从窗口看见了,便知道是妖怪。老婢女把这事告诉了上官翼。上官翼千方百计地禁止,始终不能禁得住。而且那妖怪来得更频了,白天黑夜不离开。儿子每当要吃东西的时候,妖怪就夺去碗筷杯子什么的。妖怪已经吃饱了,而儿子还没吃。上官翼曾经亲自做吃的,分给儿子吃,刚送到,东西已被妖怪拿去。上官翼很有智慧。他因此偷偷地捣细一些毒药。当时是晚秋,油麻刚成熟。上官翼就让人熬了两叠油麻,把其中的一叠放了毒药。先拿那叠好的吃,妻子儿女全都吃过之后,最后才给儿子吃。未等儿子接去,妖怪先接了去。这时候便把有毒的拿过来,递给儿子,又被妖怪接了去。一连给了几次。妖怪忽然变成一只老狐狸,跌跌撞撞地倒了下去。上官翼让人把它捉住,立刻把它烧毁。全家欢庆。这天黄昏之后,听到远处有几个人的哭声,片刻之间渐渐靠近,于是就进到堂屋后边,一齐喊冤,捶着胸口号哭,很是悲哀。其中有一个老头,哭着说:“你痛死老狐了!为什么竟然为了口欲而枉杀了身子呢?”几十天当中,这些狐妖一早一晚都到上官翼家里来,常常看到有穿丧服的。上官翼非常忧虑。后来渐渐来得少了,时间久了便断绝,不再来了,也没有别的危害。  

大安和尚  

唐则天在位,有女人自称圣菩萨。人心所在,女必知之。太后召入宫,前后所言皆验,宫中敬事之。数月,谓为真菩萨。其后大安和尚入宫,太后问见女菩萨未?安曰:“菩萨何在?愿一见之。”敕令与之相见。和尚风神邈然。久之,大安曰:“汝善观心,试观我心安在?”答曰:“师心在塔头相轮边铃中。”寻复问之。曰:“在兜率天弥勒宫中听法。”第三问之,在非非想天。“皆如其言。太后忻悦。大安因且置心于四果阿罗汉地,则不能知。大安呵曰:“我心始置阿罗汉之地,汝已不知。若置于菩萨诸佛之地,何由可料!”女词屈,变作牝狐,下阶而走,不知所适。(出《广异记》)

唐朝武则天在位的时候,有一个女人自称是圣菩萨,人的意念在什么地方,她一定知道。武则天把她召入宫中,她前后说的都很准。宫中对她很敬重。几个月之后,称她为真菩萨。后来大安和尚入宫,太后问他见过女菩萨没有。大安说:“菩萨在哪?请让我见一见。”武则天就让他们相见。相见之后,大安和尚表现出藐视的神彩。许久,大安和尚说:“你善于观察人的意念,请看看我的意念在哪儿。”女人回答说:“大师的意念在塔顶相轮边铃之中。”不一会儿又问,她说:“在兜率天弥勒佛宫中听法。”第三次问她,她说:“在非非想天。”她说得全对。武则天很高兴。大安于是暂且把意念放在四果阿罗汉地,她便不知道了。大安呵斥道:“我的意念才放在阿罗汉地你已经不知道了,如果放到菩萨诸佛之地,你怎么可能知道?”女人词穷,变成一只母狐狸,下阶跑了,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如需转载《太平广记-卷第四百四十七 狐一》请注明 →  /guji/article_39520.html